江泰保险中小板上市 减值计提比例低于行业均值

2020年12月31日,在距离首次接受上市辅导近8年后,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泰保险”)终于提交了招股书,拟在中小板上市。

新股上市
新股上市

江泰保险的前身是江泰有限,由实控人控制的快速工程以及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首钢总公司等多家央企共同出资设立。在此后的股权改制与增资扩股的过程中,实控人沈开涛通过增资实现了对江泰保险的控股。截至招股书发布日,沈开涛通过直接持股与间接持股控制了江泰保险48.98%的表决权。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交建”)、首钢总公司等央企依旧是江泰保险的股东。

由央企参与设立的江泰保险,虽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变为沈开涛,但公司的经营却依旧依赖中国交建等关联方。2017年-2020年上半年,江泰保险的第一大客户均是中国交建旗下的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集团”),同时江泰保险在中交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财务”)处的关联采购也占同类型采购额的50%以上。

此外,江泰保险还存在市场份额下降;应收账款账龄较长,减值计提比例低于行业均值;20名在公司领取薪酬的高管合计薪酬超过3000万元,在当期公司净利润中的占比超过50%等情况。江泰保险能否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保险经纪行业中脱颖而出成为“保险经纪第一股”,就有待市场的考验了。

业务独立性存疑

江泰保险主要从事保险经纪人业务,公司代理的保险产品有工程险、企业财产险、责任险以及意外伤害险等,健康险在江泰保险收入中的占比仅在10%左右。针对企业的工程险、企业财产险、责任险以及意外伤害险,为江泰保险提供了主要收入。

2017年-2020年上半年,江泰保险的关联方中交集团均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户,公司对其销售的工程险、企业财产险、责任险以及意外伤害险等产品的收入在公司当期总收入中的占比也长期超过13%。2020年上半年,公司收入的18.43%均由中交集团提供。

此外,江泰保险还为关联方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制的企业、首钢集团控制的企业等央企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江泰保险披露,2017年-2020年上半年,江泰保险销售给中交集团的保险产品佣金率均高于其他第三方。这样的佣金率偏差在2017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3.67%、4.02%、0.89%以及0.39%,公司解释称,因中交集团购买的险种不同,因此佣金率存在一定的差距。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向股东中国交建旗下的中交集团销售商品、提供劳务外,江泰保险还向中国交建旗下的中交财务采购服务。中交财务为江泰保险提供的服务主要是协助公司完成中交集团体系的境内项目投保、协助完成保费催收、赔案处理等咨询服务工作。根据双方约定,公司向关联方中交财务支付的咨询服务费用为当年度所实现佣金收入的50%。江泰保险在中交财务处的采购额在当期同类采购总额中的占比也长期保持在50%以上。

一方面关联方中交集团为江泰保险提供大量收入,另一方面,江泰保险又在中交集团关联方处采购服务,返还50%的佣金给关联方。这样采购与被采购的关联交易,让江泰保险有了通过关联交易推高公司收入的嫌疑。同时,江泰保险需要通过中交财务的服务完成向中交集团销售商品、提供劳务,这也让市场对江泰保险的经营独立性提出了疑问。

针对中交集团是否存在跳过江泰保险,直接从保险公司处购买保险服务的可能,《投资者网》也咨询了江泰保险董秘办,在公司的回复中,并未对此问题给出直接的答复。

高管高薪应收高企

江泰保险所从事的保险经纪业务虽然存在一定的门槛,但这个行业的竞争已十分激烈。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初,我国共有3.8万家保险经纪相关企业;2020年,相关企业共新注册1.04万家,同比增长41%,其中四季度新增企业2859家。据《2019中国保险年鉴》数据显示,江泰保险的市场份额由2017年的4.35%减少到了2018年的3.47%,下降了近一个百分点。在私人保险经纪市场快速发展的情况下,主要做企业工程险、企业财产险等保险经纪业务的江泰保险,其市场份额或会进一步减少。

除了面对市场份额下降的风险外,江泰保险的盈利能力也不佳。在2017年-2020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最高的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额也仅有5640.87万元,当期江泰保险的净资产收益率也最高,但仍不足12%。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江泰保险的应收账款在公司当期总收入中的占比均在30%以上。从应收账款账龄来看,江泰保险存在大额3年以上账龄的应收账款,并且对这部分应收款的减值计提也值得商榷。

江泰保险披露的应收账款减值计提政策中,1-5年账龄应收账款的减值计提标准要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1-3年账龄的应收账款仅计提20%的减值,3-5年的应收账款也仅计提50%的减值。截至2019年末,江泰保险1-3年账龄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761.82万元,3-5年账龄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628.06万元。若按照行业平均水平进行应收账款减值计提,2019年江泰保险的归母净利润将减少接近千万元。

与应收账款减值比例偏低不同,江泰保险的人均薪酬却普遍超过1万/月,公司大部分高管的年薪更是超过了150万元/年。其中职工监事邵从武薪酬最高,年薪高达364.12万元/年,其次是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沈开涛,年薪为327.08万元/年。据不完全统计,在江泰保险处领取薪酬的20名高管,2019年的合计薪酬已超过3000万元,人均薪酬150万元/年以上,在当期公司净利润中的占比为53.57%。在领取高薪之外,江泰保险董监高中的多人还通过直接持股或员工持股平台直接、间接持有公司的股权。

一方面高管、员工普遍高薪,另一方面,江泰保险却在2014年-2019年间多次向公司内部员工借款,为购置江泰保险大厦及后续装修募资。值得一提的是,在2012年接受上市辅导后,江泰保险在2014年、2015年进行了增资扩股。在招股书中,针对内部借款的情况,江泰保险称在律师约谈中,相关债权人对债务问题未提出异议。

不过,江泰保险内部借款的发起说辞却有待深究,若江泰保险以员工持股名义借款,那公司的股权或会产生纠纷。此前从事时尚女装业务的地素时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素时尚”,603587。SH)就因股权纠纷,公司在拿到批文后发行仍被中止了1年多,在案件审结后才得以顺利发行。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者网》向江泰保险求证,但公司方面对相关问题未作明确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