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汽车带病闯创业板 2017年实现营收逾88亿元

继中国重汽和福田汽车之后,A股市场有望迎来又一只“重型卡车”——大运汽车!不过,颇具玩味的是,这只拖着巨大身躯的传统重卡,开足马力全力前进的方向,并不是沪深交易所的主板或中小板,而是与其身段和身位极不相称的创业板!

更让人不解的是,大运汽车最新的主要利润来源并非来自其主业,而是来自其IPO前投资人紧急注入的大额货币资金所产生的利息,这些躺在银行账户里吃利息的货币资金给大运汽车带来的年化利息收益率居然达到了惊人的近11%……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传统货运“重卡”冲刺创业板?招股材料显示,大运汽车主营业务与中国重汽以及福田汽车高度重叠,主要是生产运载型货运汽车,其在山西、河南、四川、湖北等中西部地区具有一定的市场优势,但其整体业务体量较营收400亿元级的上述两大竞争对手还存在较大差距。

大运汽车IPO申请
大运汽车IPO申请

2017年,大运汽车实现营收88.42亿元,实现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8亿元;不过,最新一期的财报显示,大运汽车2018年的整体业绩似乎遭到了不小的挑战,其去年上半年的营收只有43.17亿元,其同期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更是只有1.25亿元。

大运汽车招股说明书披露,该公司计划通过IPO发行募集资金51.67亿元,投向5个生产线数字化升级等技改和产能扩充项目,而且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将上市目的地锁定在了深交所创业板。

在透镜公司研究看来,尽管大运汽车的业务体量较福田汽车和中国重汽尚在不小的差距,但其近百亿级的营收规模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司中绝对是鹤立鸡群,因此大运汽车此次IPO之旅似乎颇有一番“开着一辆传统重型卡车全速冲向身板轻盈的创业板”的意境,其IPO目的地的选择是否合理、正确也成为了一个大问题。

一般而言,创业板主要是一些拥有较高技术含量、且商业模式和主营产品比较新颖的新兴行业中小型公司的集中营,但从主营业务收入结构来看,大运汽车本质上仍然是一家再传统不过的传统货运卡车生产商,该公司主要生产重型、中型和轻型货运卡车。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运汽车的产品体系中,唯一能跟创业板发生某种关联的恐怕就是该公司的新能源货运卡车产品,但问题是,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大运汽车来自新能源整车的产销收入只占其总营收比例的3.81%,2017年,大运汽车新能源车型贡献的收入更是只占其当年总营收的0.1%;除此之外,大运汽车的销售渠道布局与福田汽车和中国重汽也基本无二致,因此无论是从业务体量还是从主营业务构成或是渠道布局来看,大运汽车似乎很难跟创业板扯上关系。

主业老迈近半利润靠吃财务利息?

不过,相比IPO“碰瓷儿”创业板而言,大运汽车IPO给透镜公司研究带来的更大疑惑在于该公司的利润结构及合理来源。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2018年,由于大量的民间资金杠杆断裂,信用违约惊雷不断,导致企业融资成本大幅上涨,财务费用成为大量上市公司最大的业绩拖油瓶,但大运汽车却是个绝对的意外,因为其财务费用(收益)却几乎成了该公司最新一期合并利润表上最重要的账面利润来源。

2018年上半年,大运汽车的财务费用呈现出大额的净利息收入状态,其当期的利息收入到了惊人5888万元,这一数字几乎占到了大运汽车2018年上半年1.25亿元净利润的一半。

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大运汽车账上的货币资金储备达到了11.86亿元,而其短期借款只有5亿元,其长期借款更是只有507万元——账上的货币资金远高于有息负债规模,由此导致的结果便是:大运汽车去年上半年的利息收入达到5888万元的同时,其同期的利息支出只有858万元,大运汽车当期由此实现了4440万元的净财务收入。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利息收入几乎是大运汽车最新一期财务报表上最大的利润来源,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公司愈发羸弱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7年,大运汽车的主营业务综合毛利润率分别为11.38%和9.38%,到了2018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也只有9.9%,其最近三年的毛利润率呈现出整体下滑之势。

货币资金存款年化收益高达11%?

不过,真正让透镜公司研究备感纳闷的,是大运汽车银行存款超高的年化利息收益率。2018年初,大运汽车账上的货币资金为9.57亿元,到2018年6月底,这一金额变成了11.86亿元,如果把以上述两项数字的中间值10.72亿元作为大运汽车2018年上半年的银行存款日均余额计算,那么该公司2018年上半年5888万元的利息收入对应的年化利息收益率则达到了惊人的10.99%。

10.99%的货币资金存款年化收息率这个数字到底有多高呢?目前央行规定的活期存款指导利率为0.35%,一年期定期存款指导利率为1.50%,五年以上期的定期存款指导利率也只有3.25%。依透镜公司研究的经验,尽管各大商业银行在实际吸收存款过程中,均会较央行的上述指导利率有所上浮,尤其是对于大额的协议定期存款,利率上浮幅度会更高,但10.99%的存款利息率仍然高得让人难以想象。

为什么大运汽车的利息收益率会如此之高,其利息收益中,是否包含理财产品收益?透镜公司研究从大运汽车资产负债结构判断,其2018年上半年利息收入应该主要来源于该公司存在银行的10多亿元货币资金存款,因为大运汽车在财务报表附注中将理财产品归入到了资产负债表中“其他流动资产”项下,同时,其理财产品所产生的收益,也被大运汽车相应地单独记入到了利润表中的“投资收益”项下。

如果大运汽车的利息收益真的主要是货币资金存款所贡献,那么其货币资金的存款结构到底是怎样的?遗憾的是,对于其10多亿元货币资金的具体存款期限结构和性质,大运汽车并未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进行详细披露,外界对于其超高利息收入的真实性和合理性也缺乏足够的判断依据。那么,大运汽车账上10多亿元的巨额货币资金又是怎么来的呢?是其“强劲”的主营业务积累而来的吗?并不是!

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大运汽车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从2015年的3.70亿元猛增至2018年6月底的11.86亿元,最主要的原因应该在于该公司IPO前大额融资吸收投资人资金所致,这一点,从其三大财务报表之间的相互勾稽关系便能看出一二:仅2017年一年,大运汽车的股本金就从2016年底的8.51亿元扩张至2017年底的10.72亿元,其同期的资本公积金更是从5.60亿元急剧扩张至20.98亿元,而大运汽车2017年的账面归属股东净利润只有5.48亿元——据此推算,大运汽车2017年应该接收了投资人18亿元左右的新增股权投资,而该公司当年的现金流量表确实也显示其存在17.59亿元的筹资活动现金流进账。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目前的大运汽车已经陷入了较大的主营业务盈利困境,如果不是这18亿元左右的投资入大额输血,大运汽车2018年上半年不仅不可能取得高额的利息收入,还可能需要为其当年的负债规模搭进去一笔不小的利息支出,如此一来,大运汽车2018年上半年能否实现盈利都将是一个大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