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行集体候场冲刺A股IPO 多家银行似有提速迹象

今年排队上市的银行中,农商行或成为急先锋。刚进入5月,就有1家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递交IPO申报稿。半年来,已有4家农商行IPO预先披露更新,似有提速迹象。截至目前,已有8家农商行候场A股IPO。

盈利较为强劲
盈利较为强劲

目前,股份制银行几乎都已上市,冲刺A股IPO的多为中小型的城商行和农商行。一名机构银行分析师称,当前相关政策支持“三农”发展,农商行得到的扶持可能会多一些。根据发行方案,马鞍山农商行拟发行不超过5亿股,实际发行总规模将根据资本需要、发行时市场情况等而定。

农商行的典型特征是高度依赖地方经济,主要为当地中小微企业和个人提供传统存贷款等服务,业务结构单一。直到2016年,这类银行上市才“开闸”,当年有5家农商行过会。这一波扎堆上市的8家农商行,分别为江苏大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江苏紫金农商行、青岛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及厦门农商行。在这8家银行中,除重庆农商行早前在H股上市外,其他均未登陆过资本市场。

从公开数据来看,这8家农商行中,资产规模最小的是大丰农商行和马鞍山农商行,截至2017年末,这两家银行资产规模分别为431.19亿元和551.23亿元;资产规模最大的是重庆农商行,同一报告期,该行资产规模达9057.78亿元。这自然与重庆农商行登陆H股多年有关,相较而言,该行综合基础和实力远超大部分农商行。

盈利指标来看,农商行净利润增速保持了较高态势,尤其是大丰农商行和马鞍山农商行,这两家银行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4.31亿元、4.30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8.31%、27.16%。而重庆农商行2017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89.36亿元,同比增长12.48%。不过,这些银行的资产质量风险不容忽视,除了重庆农商行外,其他农商行在不同报告期,不良率水平都不低。其中,马鞍山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不良率为2.32%。

银行上市最直接作用是补充资本,既满足监管要求,也能获得扩张“弹药”。如马鞍山银行去年末资本充足率,已较年初下降1.5个百分点。某银行上海分行人士说,上市有利于这些银行规范经营,农商行原来经营扩张较猛,上市后在内控和公司治理上会得到加强。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约有1000多家农商行,有不少农商行在积极筹划上市,仅安徽省就还有4家农商行已在安徽证监局完成辅导备案登记。

股权结构仍显复杂

与早期城商行类似,农商行自2000年左右由农信社、农合行等改制而来,早期股权结构分散,且错综复杂。刚刚预披露更新的江苏大丰农商行,是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的一家县级农商行。在2011年改制时,该行法人股东30家,自然人股东685人。

目前,该行无实际控制人,股东中持股比例超过5%的有4家公司,分别是江苏盐城市农业水利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9%;红豆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07%;盐城市大丰区城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比例6%;江苏辉丰生物农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68%。

纵观已上市或者筹备上市的农商行,不难发现他们在起步之初都需先清理股权、优化结构。成立于2005年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目前正在积极筹备上市,从2016年底就开始优化股权结构。该行董事长冀光恒去年对外表示,上海农商行上市的最大变数,是单一大股东股权交易的调整还在等待相关监管部门审批。

“股权和股东问题应该是影响农商行上市的重要原因之一。”业内银行研究人士透露,当地国企、民营资本在这类银行中持有股权很多且复杂,有可能涉及关联交易,也有可能让农商行成为这些企业的“提款机”。比如在授信时,对股东可能就没那么严格,存在资金输血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