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新材“带病”IPO被否 “带病上会”的弊端

证监会官网近日披露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2017年第62次发审委会议审议结果,泰达新材IPO上会申请被否。至此,泰达新材成为继爱威科技之后,年内第二家闯关被否的新三板企业。同时,也成为新三板首例做市企业IPO被否。

泰达新材带病IPO被否
泰达新材带病IPO被否

公告显示,发审委在会议上问询了泰达新材业绩变动、高管薪酬异常、大额分红、产品采销、子公司合并报表认定、高管股权质押等方面的问题。

首例做市企业IPO被否

公开资料显示,泰达新材是一家专业从事重芳烃氧化系列产品研究、开发、制造、销售和进出口贸易企业,2014年1月24日挂牌新三板,两年后开始接受东海证券上市辅导,2016年9月30日,公司的首发申报获证监会受理,并于2017年6月9日的预披露更新中显示被安排在7月31日上会。

据招股书透露,泰达新材此次IPO计划募集资金约2亿元,其中1.62亿元将投入年产1.5万吨偏苯三酸酐扩建项目,剩余的3800万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不过,7月31日,在创业板发审委2017年第62次会议上,发审委对泰达新材在营业收入下降、高管薪酬偏低、公司产销以及占有率异常等多个问题上提出了询问。

据悉,泰达新材经营情况最先受到发审委关注。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0亿元、2.06亿元、1.75亿元,而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761.29万元、2685.62万元、2689.17万元。也就是说,泰达新材在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出现下降的情况下,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却并未同步下滑。

然而,这种情况并非孤例。记者注意到,泰达新材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7824.4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7.00%;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722.0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90%。

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在监管日益趋严的背景下,扣非后净利润3000万元目前成为审核的一道隐形红线,在这条红线附近过会的概率会低一些。对此,记者致电泰达新材询问有关情况,对方告知一切情况以公告为准。

深圳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营收下滑、扣非后净利润也不高,并且证监会似乎也无法从泰达新材的报表里挖掘出能让该公司业绩增长的因素,这点或许是其被否的“硬伤”之一。

除了营收与净利润变动不同步之外,泰达新材董监高的薪酬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招股书显示,泰达新材的高管薪酬都相对较低。其中,副董事长、总经理柯伯留薪酬最高也只有7.62万元,平均下来每月只有6350元。董事长柯伯成的年薪为6.42万元、董秘兼财务总监张五星年薪为6.23万元。而最低的是监事洪立策,年薪只有4.23万元,月平均薪酬352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