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托IPO前夜再生波折 副总经理宋冲受贿被抓

山东信托自去年提出赴港IPO以来便一直风波不断,继业绩饱受争议,不幸踩雷退市股*ST新都之后,山东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山东信托”)又曝出高管因受贿被逮捕的消息。

山东信托IPO前夜再生波折
山东信托IPO前夜再生波折

7月5日,来自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的消息显示,近日,济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受贿罪对山东信托副总经理宋冲(副处级)决定逮捕。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中。《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该网站今年5月披露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宋冲因涉嫌受贿罪于2017年5月17日被梁山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山东信托上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早在去年6月,山东银监局就已同意了山东信托的IPO申请,同年10月,山东信托向港交所递交了IPO申请材料。按照正常的时间表,顺利通过当地银监局和证监会审批后,山东信托的上市计划大约在今年3月末就差不多尘埃落定。这或许意味着,山东信托的IPO之路又遭遇变数。

祸不单行

稍早前就有消息称,宋冲已经失联一个多月,当时就有猜测称山东信托的副总经理宋冲可能已经出事了,而今这一传闻终于被坐实。

公司年报显示,宋冲出生于1978年,是信托业年轻高管的代表,毕业于山东经济学院经济信息管理专业。历任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基金贷款部、信托业务二部职员、华南区域总部总经理等职。2013年,35岁的宋冲即担任山东信托总经理助理;2014年再升一级至副总经理。

2013年,宋冲还是第20届山东十大杰出青年的候选人。推荐材料显示,“宋冲勤勉尽责、兢兢业业,带领华南区域总部实现了跨越式发展。2012年,宋冲团队实现年信托收入1.33亿元,部门人均盈利突破3300万元,达到信托业内一流水平。”

“信托公司高管被抓,对信托产品和公司来说没什么影响,因为产品都设置了风险防火墙。如果仅仅是受贿但没有降低风控标准,都严格走了程序,对信托产品影响也不大。”不过,某业内人士强调,也要看受贿的副总经理在做风控的时候有没有降低风控的标准,或者有一定隐瞒,比如财务状况、法律纠纷等。如果有隐瞒可能就会有风险隐患。

山东信托相关人士在给记者的短信回复中则称,“我司从检察机关得知宋冲因受贿罪被逮捕;该事件未对公司的正常经营各项工作造成影响。”

除了宋冲“被逮捕”之外,山东信托此前刚刚“踩雷”新都退。今年5月中旬,上市24年的*ST新都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从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

在新都退进入退市倒计时之际,“踩雷”机构何去何从也成为业界关注热点。早在*ST新都发布公告时,就有业内人士预计,超过10亿元的资金等待出逃。不过,这10亿元可能早已大幅缩水。从5月24日新都退进入退市整理期开始,连续收出17个“一”字跌停,虽然从6月26日起出现4连阳,包括7月5日强势涨停,仍然无法挽回7月6日为新都退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事实。截止到收盘,股价为1.70元/股,从5月24日至7月6日收盘,新都退累计跌幅达78.64%。

根据新都退的相关公告显示,截至2009年底,山东信托位列其前十大股东之列,彼时,山东信托持股1268.08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85%。之后山东信托几进几出。根据新都退2017年一季报,山东信托持有其736.0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71%,为*ST新都第六大股东

山东信托因“踩雷”新都退蒙受损失已是必然。一方面,跌停板没有交易机会,另一方面,山东信托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卖出的迹象。7月6日进入最后一个交易日后,新都退转赴新三板

不过对于后续资金如何处理,山东信托方面并未回应,亦未透露所持股票资金的来源。

IPO前途未卜

山东信托这一系列风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说明公司的内控和管理机制需要调整?副总被抓会对公司的经营和治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经历一系列风波之后山东信托的赴港IPO之路又将何去何从?截至记者发稿,除宋冲问题之外,山东信托对其他问题一直未予回应。

不过今年6月,山东信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因为公司仍在赴港IPO阶段,处于静默期,所以无法对一些事情做出回应,一切以公开信息和公告为准。”

在港交所今年6月披露的IPO企业状态显示,山东信托赴港IPO的招股说明书状态悄然由“处理中”变为“没有进展”。“没有进展”意味着为失效、被拒绝、撤回这三种状态之一,而山东信托的状态为“失效”。7月14日,记者查阅港交所网站发现,山东信托的状态仍为“失效”,没有改变。在管理较为宽泛的港股上市,山东信托遭受了当头棒喝,这或也意味着山东信托IPO短期内不能通过。

山东信托去年提交IPO时业绩连年增长,公司招股书显示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山东信托的净利润逐年增加,分别为8.9亿元、9.86亿元和10.76亿元。不过随着公司IPO之路的“失效”,山东信托的业绩开始变得不那么靓丽。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山东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同比下降22.3%;实现净利润8.84亿元,同比下降14%。与之前的连年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更为棘手的是公司此前在招股说明书也曾披露,山东信托已产生26个问题信托项目,但已用固有资金向其中18个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及2016年5月31日,已为问题信托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所用固有资金分别为0.505亿元、3.42亿元、8.882亿元及7.4亿元,相当于主动管理型信托资产规模的0.1%、0.68%、2.24%及1.68%。

除此之外,山东信托又遭监管部门两次处罚。据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12月,山东信托因未按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向受益人定期披露信息、未按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方式向全体受益人披露临时信息等问题,遭到山东银监局20万元罚款的处罚;2017年3月,山东信托又因涉嫌“配合违规举债”被银监会问责,虽然情节较轻未受到行政处罚,但被要求“逐一排查存续业务,对违规业务立即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