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酒集团混改正式提速:有望提升汾酒净利率水平

四大名酒之一的汾酒“集团混改”正式公开并开始加快进程。据酒业家记者了解,在2月9日—13日,短短5天时间内,山西省副省长、省国资委党委书记王一新完成了从公开点名汾酒要做改革的“排头兵”。

汾酒集团混改正式提速
汾酒集团混改正式提速

要求两会前(备注3月3日前)汾酒集团要签下目标责任书,再到13日亲自去汾酒集团调研,要求推动山西汾酒集团主业整体上市,并搞好员工持股试点工作,汾酒集团的混改可谓进展神速。

汾酒集团层面的“混改”正式提速

汾酒集团这家老牌名酒企业走到了新的发展机遇期的路口。2月9日山西省国资委网站报道,在山西省召开的全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以下简称“山西国资会”)上,王一新表示国资国企改革将是今年山西第一重大任务,省属22家国有企业中19家仍然是国有独资,今年开始每年要更多地在资本层面下功夫,特别是要用好用活18家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平台,推动国有资源资产化、资本化、证券化。具体做法为:在未来一个时期内,山西省国企凡是能够通过股改独立上市的就独立上市,凡是能装进既有上市公司的逐步装进上市公司,凡是二者皆不能的,则考虑逐步退出。

王一新专门提到,“年前我同汾酒集团的李秋喜董事长作了一次交流,秋喜同志表示很赞成这个思路和做法,愿当改革先锋打头阵。国资委要以汾酒集团为试点,抓紧研究制订目标责任书,争取在全国“两会”前签订”。

而在2月13日的调研会上,王一新表示,山西汾酒集团要坚持问题导向,各方共同努力,推进汾酒改革发展;要以集团主业整体上市为抓手,推动各项改革措施的落实,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制度;结合整体上市方案,依法依规搞好员工持股试点工作。目标责任书签订后,山西国资委即对该企业实行国有资本授权经营,将能放的权全部放给该企业,让企业享有充分的经营自主权,山西国资委不干预微观经济活动。

山西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表示,将汾酒集团确定为省属国有企业改革试点,这是山西省委、省政府、省国资委对汾酒的关爱和信任,更是汾酒要承担的历史重任。汾酒集团将以此次成为改革试点的契机,严格按照省委、省政府、省国资委对汾酒的要求,把握新机遇,迎接新挑战,拿出新速度,加强新目标,铸就新辉煌。李秋喜还提到,“引领推动改革者上,支持顺应改革者留,迟滞改革者让,阻扰改革者离,这将是我们今后的用人机制。”

早前有知情人士向酒业家(微信号:jiuyejia360)记者透露,山西省委领导在去年下半年调研汾酒集团时要求将汾酒做大做强做活,此外要求解决中汾产业园的遗留问题,提出要求汾酒启动集团层面的“混改”,多个备选混改方案已经制定完成,但尚未最终确定,在方案设计过程中,某券商和相关机构已经入场。有消息称,此次混改可能会涉及到此前投资甚巨的杏花村酒业集中发展区的未来走向。

在山西的众多国有企业中,与诸多煤炭资源类企业相比,汾酒发展状况良好,包袱也较轻。酒业家记者曾独家获悉一份山西省国资委《关于对省属国有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调研的函》,内容提到,根据我省深化国企国资改革工作总体部署,结合企业实际及自身改革意愿,经省政府主要领导同意,我省已初步选择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山西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中条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3户省属国有公司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

汾酒集团是山西“混改”最好试点企业

事实上,早在2015年5月底,山西汾酒股份公司董事长谭忠豹曾透露,目前公司国企改革正在探索阶段。

据经济观察报2015年3月的报道,有山西省官员透露,为在操作上寻找国企改革路径,山西省国资委曾在2014年选择了两家煤炭国企进行混合所有制试点,但在2014年八九月份被叫停,混合所有制改革到了深水区。上述官员还直击山西国企改革两大“痛点”。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上述官员认为,“首先是话语权的问题。”在他看来,山西五大煤炭集团净资产都有好几百亿,目前还没有与之相称体量的民营企业,比如有10亿的民营资本进来了,母公司资产100个亿,那他只占十分之一。“可能连表决权都没有,没有表决权你愿意吗?”他认为,民企民资在参与国企混合所有制中获取话语权,股份至少要达到三分之一,这让很多民企民资“望而却步”。

其次,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文化取向或价值观上的冲突是融合的难题。上述官员表示,国企要承担很多社会责任,比如职工子女毕业后回来就业、复转军人就业等问题,国企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因为国家就是企业的大股东。但作为通过混合所有制进入国企的民企民资来说,未必会认可这些责任,会感觉到侵犯到自己的权益了,可能要投反对票,投反对票的话又不起作用。这也意味着山西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突破点或许就转移到汾酒集团身上。

国企改革有望大幅提升汾酒净利率水平

事实上,在汾酒集团内部,混合所有制在“子公司”和“孙公司”层面上已经有所尝试。2014年12月30日,汾酒官网发布消息称,汾酒集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途径主要有两条:一是逐步尝试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二条途径则是实行集团管控模式。

自2014年开始,汾酒的混改步伐就一直没有停歇。2014年6月,成立了山西汾酒定制创意公司,其中汾酒销售公司持有51%的股权,经销商新晋商持有49%的股权;9月,在上海设立汾酒销售公司试点混合所有制改革,将国有股份比例降到40%,并引进了经销商、财务投资者、经营团队持股。此外,汾酒华北、华南、华东、华中、山西五大营销区域中,已经有三大区域涉及到混改层面。

2014年11月16日,香港新恒基集团董事局主席高敬德一行到汾酒集团考察,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陪同,双方探讨汾酒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及合作问题。最近一次是在2015年4月,汾酒销售公司与厦门禹道实业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这家合资公司将由双方以现金的形式出资,属于销售公司层面的混改。

对于目前的混改路,最大的关键因素之一在于国资委的态度。目前,山西省国资委100%控股汾酒集团,汾酒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本的70%,业内认为,因此国企改革方面省政府的态度十分关键。

近三年以来,汾酒与其他酒企一样,进入了深度调整期,而自2016年以来,汾酒明显强化了营销力量——3月1日,有着多年销售经验的常建伟正式出任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常建伟很快对汾酒在产品、渠道、团队、机制、传播等方面进行了全面升级调整;10月27日,山西汾酒公布了2016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4.01亿元,同比增长10.57%;净利润4.51亿元,同比增长23.52%。

而据国泰君安最新渠道调研,汾酒中高端、全国化扩张有望支撑未来三年收入加速增长。2016年汾酒省外周边市场青花20增长良好,但因省内青花15与25尚处推广初期,高基数下预计青花整体个位数增长,综合看全年整体收入约增5%-10%,其中河南已超越北京成为最大省外市场,预计河南市场2016年收入超3亿元、增长20%以上,主因玻汾导入基础良好、厂商协销及全控价模式推进顺利;此外,内蒙、天津、山东、河北等地亦拓张良好。

此外,有业内人士称,国企改革有望大幅提升汾酒净利率水平。汾酒当前销售费用率为22%、税率为29%,而民营体制的口子窖销售费用率为14%,高管与国资共管的洋河销售费用率为12%,汾酒净利率有较大上升空间,有望从当前10-15%的水平提升至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