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托赴港IPO获准 多家信托“曲线上市”全通过

近日,山东信托赴港IPO获得证监会批准。2月9日,鲁信创投(600783)公告称,山东信托收到证监会《关于核准山东信托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的批复》(证监许可[2017]177号),核准山东信托新发行不超过6.76亿外资股。

山东信托IPO赴港
山东信托IPO赴港

这意味着山东信托上市又近一步。若进展顺利,下一步将接受香港联交所及证监会审核,之后进入路演、承销,最后实现上市交易。

需要说明,业内多家信托公司均有意谋求上市,此前信托业协会曾对8家信托进行“公司上市”调研。“上市有利无弊,凡是有条件的信托公司都应该谋求上市。”国民信托董事长杨小阳直言。

不过由于信托的私募、轻资本等属性与上市企业的公众性质存在矛盾,自1994年安信信托、陕国投上市后,信托公司IPO尚未突破。此背景下,近期,包括江苏信托、昆仑信托在内的5家信托公司均被注入上市公司,截至目前上述重组事项均获证监会通过。

山东信托赴港IPO

市场对于山东信托的广泛关注,起源于2016年6月山东银监局的批复文件。鲁银监准〔2016〕232号文件称,同意山东信托首次公开发行H股股票,发行规模不超过6.47亿股,若行使超额配售权,则发行规模不超过7.44亿股。

“如果山东信托能够实现上市,将有利于其优化股权结构、建立可持续的资本补充通道,同时进一步强化市场约束,促其提升公司治理和规范化运营水平。”彼时山东银监局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如果说,获得银监部门同意仅为上市的“万里长征第一步”,那2月9日证监会的批复则让山东信托离上市更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企业赴港上市流程主要分为三步,首先是上市准备及其它监管审核,其次是中国证监会及香港联交所审核,最后是推介发行与上市。

因此,香港联交所及证监会的审核结果显得相当重要。公告称,山东信托本次境外IPO仍需境外监管机构批准,最终能否发行成功仍具有一定不确定性。

据了解,香港联交所及香港证监会审核流程主要为:提交招股书及相关文件,联交所以书面方式确认接受申请或解释退还申请的理由,若接受申请下一步为对所收到的文件提出意见,聆讯,公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6年10月3日,山东信托已向联交所递交材料,不过截至目前仍在处理中。对于目前进展山东信托相关人士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据申请材料显示,2016年山东信托行业评级为A(最高评级)。此外,山东信托主要业绩指标位居业内中上游。截至2015年末,山东信托信托资产总额在68家信托中位列20名,占行业份额的1.5%。

不过截至2016年5月,山东信托实现净利润2.83亿元,同比下降50.91%。净利润减少主要源于经营收入减少,具体而言一是因为股市波动;二是企业融资成本普遍降低及不同融资来源竞争加剧,导致信托报酬及利息收入减少。

“在国内IPO排队时间长、政策不明朗的前提下,赴港上市是很多金融机构的次优选择,预计山东信托赴港上市成功概率较高。”华融信托研究员袁吉伟称。

目前山东信托注册资本20亿,初创于1987年3月,2015年7月顺利完成股改。前三大股东为:山东省鲁信集团、中油资产和山东省高新技术创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63.02%、25%、6.25%,其中山东省高新创投为鲁信集团全资子公司。据悉,上市后鲁信集团将继续为控股股东

5家“曲线上市”全通过

其实除山东信托外,业内多家公司均有意谋求上市。2016年上半年信托业协会对部分信托公司进行书面调研,其中被列入“公司上市”调研名单的公司包括:中信信托、重庆信托、山东信托、渤海信托等8家公司,调研内容主要为是否有上市计划,推进过程中的困难,有何政策建议等。

此外,中诚信托董事长牛成立表示,目前公司三年规划基本成型,目标是通过三年努力为今后上市创造基础。“企业上市不单纯是为了融资,也是为了完善治理、规范经营、从而也倒逼业务拓展等。”

不过,当前山东信托上市尚未落地的情况下,信托23年来作为IPO主体尚未突破,难度可想而知。此背景下,一家中型信托公司总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信托公司上市的政策环境、审批流程等方面不太明确,因此我们还想观察一段时间,如果业内有其他信托公司做出上市样本,我们跟着学成本更低。”

需要说明的是,信托IPO未有突破的情况下,多家信托公司均实现大部分股权注入上市公司。2016年12月份,江苏信托81.49%股权注入\*ST舜船获证监会无条件通过后,当月昆仑信托、五矿信托、浙金信托超5成股权注入上市公司先后获得“无条件通过”。

2017年1月11日,湖南信托96%股权注入华菱钢铁获“有条件通过”,至此5家信托公司“曲线上市”均获通过。不过袁吉伟认为,信托公司涉及上市概念从不缺乏,诸如爱建信托、中融信托、建信信托等母公司早已上市。“从实际情况看,山东信托IPO上市更具看点。”

业内人士认为,山东信托成功上市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其自身,更在于行业而言,将打破23年国内未有信托IPO的僵局,同时也将是信托首次港股IPO。虽然信托私募属性与上市公司公众性质存在一定冲突,但未来信托上市或可期待。此前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撰文称,支持符合条件的信托公司上市与并购重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