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价值观”:不支持单纯为上市买通道

刚刚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确保2017年再脱贫1000万人以上。根据一号文件,今年将深入推进重大扶贫工程,强化脱贫攻坚支撑保障体系,统筹安排使用扶贫资源,注重提高脱贫质量,激发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积极性主动性,建立健全稳定脱贫长效机制。

不支持为上市买通道
不支持为上市买通道

资本市场脱贫攻坚也是脱贫一题中应有之义,“扶贫”将在2017年继续成为资本市场的热词。

根据证监会期货监管工作会议的最新安排,2017年证监会也将打赢脱贫攻坚战上升为重要任务之一。与此同时,证监会也将鼓励建立长效扶贫机制,授贫困地区企业以渔。

扶贫“价值观”

毫无疑问,2016年是资本市场扶贫定调的一年。2016年9月9日,证监会公开发布《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贫困地区企业申请首发上市实行“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

根据记者从证监会获得的数据显示,2016年西藏共有3家企业完成IPO融资10.39亿元;新疆共有6家企业完成IPO融资24.08亿元;受理7家贫困地区首发企业,其中安徽集友从受理到核准共用时不到200天。但2017年证监会希望扶贫更进一步,扶贫不仅仅体现在冰冷的融资数据之上。

针对今年资本市场脱贫攻坚战略探索,刘士余便指出,目前只有一家贫困地区企业已经过会,全国680多个贫困县提交发审的也就几十家企业。未来应该在标准不降的情况下,贫困地区上市企业通过观念带动和模式变化,给当地的帮助远比直接来的经济价值要大得多。

刘士余这一提法即是授人以渔,而非简单的授人以鱼的意思。“非常认同刘主席这一提法,很多贫困地区贫困的原因除了交通,区域等原因之外,当地企业的思维模式,价值观落后都造成当地贫困的主因。有好的企业迁址去这样的区域或者由机构定点扶贫,如果改善了当地的资本生态以及企业思维模式,那么扶贫的效果确实要远远大于扶贫绿色通道的直接意义。”一位中信证券区域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也了解到,证监会希望并且鼓励拟上市公司根据国家扶贫政策,把产业扶贫与贫困地区的产业结构、资源禀赋、市场需求相结合,建立扶贫的长效机制。

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企业只要本着真诚的扶贫意愿,将产业扶贫与贫困地区的资源禀赋相结合,切实在当地开展生产经营活动,改善当地财政收入,解决当地群众就业,长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就不会影响其享受绿色通道政策。

中信建投证券执委会委员刘乃生也认为从政策出台的角度看,监管层还是希望对贫困地区有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们可能更希望那些与当地的产业结构,市场需求,资源禀赋有结合的企业,迁址不只交税那么简单,还得对当地发展、就业等产生实实在在的支持,能够长效扶贫。但如果那些企业迁址仅仅为了上市或其他,做一个简单的形式安排,我觉得那就很盲从了,比较盲目。所以最终企业还得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才会受到鼓励。”他表示。

事实上,IPO扶贫政策具体实施标准有望出台也是2017年证监会扶贫工作的另一项看点,据了解该政策目前尚在研究阶段。

邓舸透露:“IPO扶贫涉及地方政府、相关主管部门以及企业等多个方面,为了有利于扶贫政策的顺利推进,避免引发新的矛盾和问题,需要在实践中积极积累经验,待条件相对成熟时再视情况协调相关部门考虑推出相关细则。”

防止政策套利

国家扶贫攻坚战略一再推进,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贫困地区企业将出现在IPO申请的队伍当中,如何钻扶贫政策的空子便是市场上一部分人研究的对象。

证监会也在2月10日进行了非常严厉的表态,邓舸表示,证监会要坚持精准扶贫的原则。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大力支持企业真扶贫、扶真贫,鼓励拟上市公司根据国家扶贫政策,把产业扶贫与贫困地区的产业结构、资源禀赋、市场需求相结合,建立扶贫的长效机制。不支持单纯为上市买通道、利用政策“钻空子”套利等形式主义行为。

对于套利的行为,西南地区一位券商负责人则认为:“确实有一部分人在捉摸政策套利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整个IPO涉及到地方政府、企业等多方面的主体利益的博弈,未来证监会可能会要出台一些具体的实施标准、操作意见,我认为证监会在扶贫上更多会支持一些和贫困地区的产业结构、资源禀赋、市场需求相结合的一些企业,更多的是通过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税收就业等方面给予长期的支持,所以从这些方面来讲,如果企业只是想进行政策套利,未来将不会被证监会所支持。”

与此同时,记者了解到证监会为了保证贫困地区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质量,尤其是财务信息披露质量,还会安排对相关中介机构承做贫困地区企业首发项目的尽职调查工作进行现场检查。

长期以来,证监会一直在强调优先权仅给予企业审核进度的优惠,坚持发行条件不降低、审核标准不降低、审核环节不减少、审核程序不压缩。

以克拉玛依新科澳石油天然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为例,作为贫困地区的企业,该公司的首发申请被否,成为“IPO扶贫”政策出台以来的首个被否案例。该案例也侧面说明,证监会对于贫困地区企业的质量并无放松。